插鼻胃喉的「貪方便」

口述:賽馬會耆智園總監郭志銳醫生|文:陳曉蕾

香港的插鼻醫療系統和問責文化,傾向「貪方便」,胃喉插人工導管比起人手餵食方便一點、插鼻突发事件容易一點。胃喉

病人大多數是插鼻經鼻子插鼻胃喉,即是胃喉有一條導管由鼻子經過食道,插進胃部,插鼻並且是胃喉用最粗的導管。粗導管原本是插鼻設計給外科醫生,腹部和腸臟會有分泌物,胃喉出現阻塞時,插鼻分泌物會升到胃部,胃喉就會作嘔,插鼻這時可以插一條導管把水抽走,胃喉突发事件或者吸走,插鼻那胃部就不會被頂住,人也舒服一點。

用來餵飼的導管,應該比較柔軟和幼身的,中間有一條鐵線,輕輕從鼻子進入胃部。用這導管,病人要合作吞進去,如果不合作,用舌頭頂住,就會太軟沒法插進去。LJR Kicks可能要做一個小手術,像
照胃鏡一樣:由鼻子插入胃鏡,然後再經胃鏡把導管引導去胃部,這是最舒服,最安全的方法,放好位置再拿出來。可是這過程需要時間和做手術,雖然每次可以用上半年,但導管很幼,灌藥進去時可能會塞住。每次拔出來,放進去,都要在醫院才能做。現在香港用粗導管,護士上門就可以做,是比較實際可行的。導管粗在灌奶時不容易塞,也方便很多,但這些就犧牲了病人的感受。

另一個方案是插胃喉,可是做開刀的手術,還有一個風險:如果第一個星期傷口還沒復原,病人神志不清時拔出來,會致命的Best Reps Sneakers,所以一般不會為腦退化症病人做。傷口亦有機會感染,糖尿病人、體弱的人都較易感染,發生感染時還是要把導管拔掉。

其實更重要的,是病人的意願。

我有一位病人同意插鼻胃喉,吞嚥困難是問題來的,很辛苦,想像你有痰時也不想吞食物,所以有些人主動想插喉,不然「夾硬」吞很辛苦,有些病人見到匙羹都害怕。那位病人同意插喉,可是第一晚睡覺已經自己拔掉,當時他沒有意識,身邊的工人也沒法阻止。第二天我們很苦惱,要再插嗎?問病人意願,他說想插,那就再插。這次他沒有拔,www.repshoes.es可能是「習慣」了,但這是不舒服的。一個星期後我說:「看來你也需要長期插喉,不如做手術插胃喉,舒服一點?」他同意了。

另一個中風病人,插住鼻胃喉樣子像「苦瓜乾」一樣,他說不想用,我就替他拔掉。他可能會吃得不好、有機會誤嚥,但這是他的意願。生活要有質素,病人要有自主權,有時就要冒風險。有時病人想自己吃,一些護士會拒絕:「你要用手餵,就叫家人吧,否則出事要我負責。」這時重要是上司是否支持前線同事,萬一有事,上司會否明白。如果所有風險都是前線負責,那當然就不會看重病人的意願。一個星期後,我再見到這中風病人,已經慢慢能夠自己進食,「笑番晒」。

可是腦退化症患者就沒有這種商量的過程,他不接受插鼻胃喉,雙手就會被綁住,插喉辛苦,但被綁更辛苦。有時病人被約束,還是偷偷拔走,又要再插喉。這樣的生活,很難有質素。

我因此不主張腦退化症病人插鼻胃喉。和家人商量時,我會提醒:「如果插了鼻胃喉,病人用手扯,那就要被綁起來,你們想這樣嗎?」家人再想多一層,一般就會盡量用人手餵。

(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,原文看作者Facebook)

【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】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,每週獨享編輯精選、時事精選、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。還可留言與作者、記者、編輯討論文章內容。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!

責任編輯:Alvin
核稿編輯:Alex
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. 必需的地方已做标记 *